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7uue.com

護士制

  前段時間大家都被非典弄得神經有點過敏,我也不例外。那天起床感覺好像

有點發燒,嚇了一跳,不敢怠慢,馬上去到烏節路上一間防非比較有名的醫院挂

號檢查,櫃台小姐見是懷疑非典病人,馬上叫來護士把我安排進隔離病房等待醫

生的診斷。躺在潔白的病床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如何,在冷

清的病房里更加覺得自己的無助和孤寂。

  過了不久,戴著口罩的兩個醫生和一個護士就進來爲我檢查身體,量體溫、

量血壓、抽血化驗等等全部做齊,折騰了老半天才把所有程序完成。醫生說要把

血樣拿去分析化驗,結果很快會出來,讓我先躺在這里好好休息別亂走,又吩咐

那個隨行的護士幫我照料一切,然后醫生就離開了病房。

  這時候我才打量了這個留下來的護士小姐一眼,雖然她的臉給大口罩蓋著,

但是可以看見她那雙和藹可親的丹鳳眼在微微笑著,她大概170公分高,她的

身體很女人,皮膚很好,乳房很大很挺,腿很長,在潔白的護士袍下露出的小腿

令人暇思。護士小姐走近床邊,自我**說她叫陳美鳳,是這個病房的特護,她說

以后我有什麽需要可以按床頭的按鈕呼喚她。我感激地說:「那太好了,有你在

我就放心了。」我又說能不能看看你的樣子,陳護士說按規定我們不能脫下口罩

的,以后才說吧。我聽她這樣說也只好作罷。她接著爲我調好了室內的空調溫度

和燈光,然后又幫我把病床稍稍擡起好讓我躺得舒服一點,在她的身體靠過來的

時候,我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一絲幽幽香味,是一種女人特有的體香,我閉了閉

眼沈醉了一會兒。

  等我睜開眼的時候,陳護士已經把床鋪搞好了,她向我告別說晚些會

  把檢驗結果送過來給我看的。我向她擺擺手說麻煩你了,她對我點了點頭就

出去了。

  過了大概兩個小時,我在迷迷糊糊的睡夢中給敲門聲弄醒了,我清了一下喉

嚨說:「請進。」門推開,是陳護士,手里拿著一個病例夾,她走過來坐在我床

邊的椅子上就把夾子打開,對我說:「恭喜你,你的化驗出來了,不是非典肺炎,

只是一般感冒症狀,這下你可以放心了。」我高興得一下坐起來:「真的,哈哈,

太好了,那麽說我現在就可以出院了?」陳護士說:「那還不行,醫生說讓你在

這留院觀察兩天,看看你的感冒有什麽進展才作決定,這是我們預防一般感冒轉

變爲非典的特別措施,希望你能配合。」我聽了之后有點不情願,但是既然醫院

方面是這樣決定的,而且身體也是自己的,再說這里有這麽個可人的護士,我也

就同意留下來住兩天。我對陳護士說:「這樣也好,陳小姐,既然我沒非典了,

你可以摘下口罩讓我看看你了吧?這樣我也好安心留下來呀。」陳護士聽我這樣

說,笑眯眯的說:「嘻嘻,有你這樣的條件的嗎?就讓你看一次吧。」一邊說她

一邊就把口罩摘下來了。

  啊,原來陳護士是如此美麗的一個小姐,彎彎的眉毛下是一對水靈靈的大眼

睛,小巧的鼻子下是鮮嫩的櫻桃小嘴,兩個臉頰桃紅粉嫩,讓人怎麽看怎麽愛,

看上去她也不過是22歲左右,淫棍我這回可碰上好運氣了。我禁不住討好地說:

「哎呀,原來你怎麽漂亮的,給這大口罩埋沒了你的風采太不公平了。」陳護士

聽見臉色微微紅了,她不好意思地馬上把口罩戴上,眼睛瞟了我一眼說:「就你

嘴貧。」然后微笑著走出了病房,看得出她是開心的,是啊,女人不管是美是醜,

聽見贊美之詞總是高興的,就算她知道說話的人是在吹捧她,她也會很上心的,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嘛。

  后來我才從和陳護士的交談中得知她是從中國來的實習生,老家是成都,和

我都是四川人,不過我老家在重慶,怪不得她有著天府之國的美人姿色呢,她知

道我們是同鄉之后就對我熱情有加了,尤其在這海外的環境,真是它鄉遇故知啊。

我本來就納悶著這本地姑娘沒這麽細皮嫩肉的啊,皮膚也沒有這麽白的,現在才

知道答案。可能是我胡思亂想的緣故,那天晚上我沒睡好,好像給室內的空調涼

了一下,第二天病情又加重了,醫生來看過之后,說是感冒又加重了,問我是不

是昨晚睡覺沒蓋好被子,我模棱兩可地支吾以對,醫生看我這樣,搖搖頭,開了

一些退燒藥內服,還吩咐陳護士過半小時過我打一針,然后就走了。

  醫生走后,陳護士埋怨地瞪了我一眼,說:「你怎麽這樣不注意自己的身體

呀?感冒時候的人是體質最衰弱的時候,晚上睡覺要小心別凍著了。」不知道爲

什麽我聽見她這樣的埋怨心里反而覺得有點暖呼呼的,我感激地對她說謝謝,她

沖我笑笑說:「謝什麽?呆會兒讓你受點痛,嘻嘻。」說完就出去了。

  過了半小時,陳護士回來了,還帶來了打針的用具,淫棍我生平連老虎都不

怕,就特怕扎針,一看見那銀閃閃的冷嗖嗖的鐵針就打哆嗦。這會兒一看見陳護

士把藥水吸進針筒里然后往外推空氣的動作我就開始緊張了。她看見我臉色蒼白

神情緊張的樣子就笑了:「瞧你,不就一小針嗎?大男人了還這麽怕疼。」我以

哀求的語氣對她說:「求求你,下手的時候別太狠,我不怕疼,是怕那針啊。」

「看你說的,什麽下手不下手的,我們這是醫院,不是黑社會。放心好了,我是

專業護士,不會疼。」

  「嗯,陳小姐,那,那就開始吧。」我哆嗦著背過面去,把褲子拉下,露出

了半邊屁股。

  只覺得陳護士的柔軟小手先在我的股肉上來回按摩了幾下,跟著就是涼嗖嗖

的酒精綿在擦拭,然后又感覺到她的小手在揉摸我的股肉,在她這溫柔的小手按

摩下我的心情平伏了很多,開始慢慢享受起那溫柔的感覺,啊!能夠有幸給這樣

的美人兒揉搓屁股受點疼也值啊。我陶

  醉在這甜蜜的幻想之中……

  「好了。」陳護士的聲音把我從臆想中拉回到現實里,我說:「什麽好了?

我在等呢,快打吧。」她嘻嘻地笑起來:「已經打好了,傻瓜。」我大吃一驚:

「什麽?打完了?我怎麽沒感覺?」現在只感覺她的手在輕輕按摩屁股那個部位。

  「哼,人家的技術高超嘛,跟你說過不會疼的,這會兒信了吧?」她一邊揉

著一邊說。

  我欣喜若狂到叫起來:「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可真是神了,我從來沒試過

打針不痛的呢。」

  「現在知道了吧?嘻。」我側躺在床上美滋滋地繼續享受著她那軟綿小手在

我屁股上撫摸的美妙感覺,下體也不知不覺地脹大起來,在薄薄的睡褲里面撐起

一個帳篷。陳護士看見了,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我大著膽子說:「陳小姐,對

不起,我已經不行了。」「什麽事情不行了?」陳護士低頭笑著這樣問,其實早

就想到,只是假裝不知道而已。

  「你是明知故問。」

  「我不知道呀。病患應該把自己的想法或感覺,坦白的告訴醫生或護士的。」

  「三十歲的健康男人在床上躺兩三天會怎樣?護士小姐應該會知道的 .」

  「健康的話就不應該來這里住院的。」

  「我本來是一點小感冒,身體本來是很健康的。」美人在旁,自己的身體本

來是非常健康的,躺了幾天,性欲無法排泄是不難想像的。  「好像是那樣,

但又怎麽呢?什麽事情不行了?」她又故意這樣問,可能很想知道我如何回答。

  「是立起來了無法解決。」我厚著臉皮說。

  「立起來是什麽東西呀?」護士小姐一面問一面心跳。要辦法解決。「我補

充著。

  「是嗎?怎麽辦呢?」

  「不放出去會感到很痛苦。」

  「那麽就放出去吧!」

  「你說的很對,你可以幫幫我嗎?」我大著膽子問。

  「討厭,你真壞,這種事情是由愛人或太太來做的,我幫不上這個忙 .」陳

護士的臉已經通紅了。

  「可是沒有太太或愛人的時候怎麽辦?」我假裝白癡般問。

  「喲,像你這樣英俊的男人沒有女人真是意外。」她圓睜著鳳眼看著我說。

  「如果你肯的話,我願意把你當作愛人。」我繼續死皮賴臉地說。

  「其實你是只要看到女人都會說這種話吧?」

  「不是,我喜歡你這樣溫柔體貼,身體豐滿的人,而且,你揉摸我的屁股使

我好興奮呢。」

  「照你這樣說,我好像是好色的護士。」她有點不滿了。

  「就好色一次吧。」我伸出右手摸向她的下腹部。陳護士反射性的向后退,

但確實是只有反射動作而已。

  「拜托,別這樣,有人來看見就麻煩了。」她語氣緊張的說。

  「這話沒錯,如果沒人來,你是不是就可以……?」我色迷迷地看著她問。

  「你這人真討厭,怎麽我們家鄉走出個這樣壞的人呢?」她笑罵著。

  「求求你好吧!看在老鄉的份上。」我再次露出可憐的表情,按捺住內心的

喜悅。

  「唉,真拿你沒辦法,要怎樣做呢?」她的口氣開始軟下來了。

  「就是揉搓立起的東西,使那里舒服就好了。」

  「你真是麻煩的病患,其他的人都不會這樣。」

  「他們可能都有老婆啊!」

  「你是不是把我看成那一類的女人了?」她心里還是有疑惑。

  「不,沒有,絕對沒有。」我瞪大眼睛鼓起嘴巴保證。「正相反,你是天使,

真正的天使。」

  「你是想要白衣天使做那種奇妙的事嗎?」她的手還是在按摩著我的屁股。

  「就因爲是白衣天使,才會令人感動受不了了呀!」我的手慢慢放在了她的

大腿上。

  「真拿你這種人沒辦法,我們醫院可沒要我們也負責這個工作的。」陳護士

聳聳肩把我身上的毛毯拉到腿下。

  「很可怕的樣子,可是好像從這里拿不出來。」她自言自語地說,同時停止

了按摩的動作。她轉而輕輕拉著內褲,這時它被立起的東西擋住,她用手指拉起

內褲皮上后又立起來。非常粗大,血管彎彎曲曲浮出來像蚯蚓,龜頭發出紫色的

光澤,馬眼上已經有一些濕潤好像馬上就要射精的樣子。

  「要怎樣弄呢?」陳護士故意用右手死板板的握住。我輕哼一聲,肉棒好像

更硬了,露出痛苦的表情說:「握住的手上下移動。」

  「我這樣弄對嗎?舒服嗎?」她的手輕輕包住我的陽具,上下拉動著 .

  「很舒服,你的手軟軟的,和手淫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你經常手淫的嗎?」她好奇地問。

  「是啊,沒女人陪的時候就會呀。」我馬上意識到我說錯了,就裝著露出陶

醉的表情繼續說:「太好了,肉棒要溶化了。」

  「這樣硬的東西是不會溶化的吧?」她在加快動作。「這樣的速度好嗎?還

要快一點嗎?」

  「不,這樣正好,就這樣弄下去吧!」我舒服得不想說話了,一只手伸過她

的大腿進入護士袍里面兩腿之間的位置,手指像在大腿間騷癢似的上下移動,陳

護士扭動了一下屁股。

  「讓我的夢變成真吧!我每天作這樣的夢。」還沒有說完我的手指就碰到溪

谷的位置上。陳護士不由得夾緊大腿,但卻變成大腿緊緊包容我的手的結果。

  「啊,這就是護士小姐的陰戶的感覺,真好。」我的手指在內褲上蠕動,感

覺到一股濕意透出來,她不由得扭動屁股,手部更加快了套弄陽具的速度。她已

經有沖動了,想到大白天里和病人做淫邪的事,心里就非常激動,隨時有人會進

來的緊張感,使到身體先有了強烈的應,不用說她那里已經濕了。

  「陳小姐你這里濕了。」我淫邪地告訴她,手指更加深入,連同內褲一起插

入的感覺,使得陳護士忍不住手上用力揉搓肉棒的動作更大起來,同時忍受不住

陰部傳來的刺激而哦哦呻吟。

  「啊,舒服,我是在作夢吧,啊。」我開始興奮得語無倫

  「啊…要射了…啊…」我的心開始狂跳,手指也用力陷入護士的內褲縫里。

  我挺起屁股,陳護士立刻把左手蓋在龜頭上。我哼哼著感受她那柔軟

  小手的律動,開始以相同的節奏,把溫熱的精液噴射在護士的手掌上 .從手

指間溢出白色的精液,男人的味道使護士小姐陶醉,同時用左手揉搓滑溜溜的龜

頭。

  「嘻嘻,真好玩,粘粘的象漿糊一樣。」陳護士看著手掌上的精液微微笑著,

又拿在鼻子前聞一下,「嗯,好像一種什麽花的味道一樣。」我舒服得閉著眼手

還在她的大腿根來回搓動,此刻那里的內褲已經是濕透的了。

  「快把褲子拉上吧,別讓人進來看見就糟了。我去洗洗手。」她掙脫了我的

糾纏就離開了床邊走去淋浴室去洗手了。我把被淫水沾濕了的手放在鼻子上聞了

聞,上面還留有從護士小姐的小穴傳來的騷騷的味道。陳護士洗完手出來,交代

我睡個午覺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她會來看我,然后就出去了。我也覺得有點疲倦,

就帶著滿足的心情進入了夢鄉……

  到了晚上,吃過晚餐我就靠在床頭上無聊地翻看著從家里帶來的一些太空雜

志,在這個單人的隔離病房里看書是最能夠集中精神的了,雖然我已排除了

非典的可能性,但是院方還是讓我在這里休養兩天。

  這時候陳護士來巡房,進來之后她就把口罩脫下了,她說她今天晚上值夜班

,過來看看我這個老鄉,當她看見我手上的太空雜志之后顯得有點好奇,走過來

就坐在床邊,指著上面的星球和宇宙等圖片問起了問題,我利用我多年來對於宇

宙太空的興趣所獲得的知識爲她一一解答,她眨巴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聽得津津

有味。

  房間里此刻是柔和的燈光,映照著床頭上的鮮花更添溫馨的感覺,看著身邊

充滿靈氣和迷人的陳護士,只覺得人比花嬌,我一邊講解一邊默默看著她那護士

帽下俏麗的容貌而著迷,她這時候不經意地擡起頭和我的目光碰在了一起,就象

火化一閃,我們的心爲之觸動,陳護士意識到什麽似的臉一下就紅了,使她看上

去更加嬌豔。我忍不住,動情地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我激動地說:「陳小姐,

你的心很善良,我好喜歡你。」

  她緊張地把手縮了縮沒拉出去,只好把頭低下說:「別叫我小姐了,以后叫

美鳳吧,你喜歡我只是因爲我善良嗎?」

  「還有你的美麗,你的溫柔。」我接著說。

  她擡起頭來看著我:「我也喜歡你,特別是知道你是老鄉之后,我覺得好像

和親人重遇的感覺,我們這些遊子,能夠碰上家鄉的人不容易啊。」

  我跟著說:「我也有這樣的感覺,所以我一開始就覺得你很親切,就象我的

女朋友一樣。」

  我不失時機地把她一抱入懷,只聽她「咿呀」一聲就把頭埋在我的胸前。然

后用俏皮的眼神看著我。我低頭親了她一下,美鳳發出細細的尖叫聲,我知道這

個隔離病房平時除了她是沒有人會來的,所以我敢放肆而爲。

  「別怕,開始時也許會不習慣,但很快就會習慣了。」我說。我開始伸手撫

摸她的胸部,「我不要,我不要。」美鳳喘息著雙手保護自己的胸部。

  「別怕,讓我摸一摸吧,又不會少一塊肉。」

  「啊,真的不要這樣,今天上午幫你做了那件事已經是違反規定了。」就在

美鳳哀求時,我的手摸到乳房。

  「啊……不要。」美鳳爲逃避我那只手在扭動身體,但手被我抓住,一點辦

法也沒有,我的手繼而從衣服上摸到她的右乳房。

  「哇!好大啊!」我發出一聲感歎。她的乳房的確又大又豐滿,而且還有彈

性。

  「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啦。」美鳳一面哀求一面掙扎,可是我卻不理會她

的話,繼續伸手握左邊的乳房,然后像檢查似的輕輕揉。真的不錯,好像乳房的

肉還有節奏感。「哦!」美鳳被撫摸乳房,忍不住發出嬌柔的聲音。

  「不能這樣,我……」她還想拒絕,可是我完全不理會她的哀求,從衣服上

握緊乳房,向左右搖動,上下捏弄,任意的用手掌玩弄。

  「啊……求求你不要這樣了。」

  這樣的哀求當然沒用,我把美鳳的護士袍從前面解開。

  「哇!肉是隆起的,有女人的味道。」我高興得性欲膨脹,把鼻子靠過去聞

聞,然后伸手到乳罩上。

  「啊,不要把乳罩拿開……」

  「沒關系,我的護士愛人。」我忘情地喊著,把乳罩拉下去,使美鳳的胸部

感到解放。胸部的自由和一種放棄掙扎的心情,使她失去反抗的力量。乳房已經

被看到以后,美鳳的心情反而感到輕松。人也軟下來任我施爲了,事到如今她也

覺得不如大家都放松一些更能享受樂趣,漫漫長夜,我們有的是時間。美鳳自覺

地把乳罩脫了下來,露出了一雙飽滿挺拔的潔白乳房。

  啊!這是二十二歲的乳房,就象白玉雕琢而成的藝術品,真是巧奪天工的人

間極品。我不禁用二根手指捏住右邊的乳頭。

  「啊!」強烈的刺激感使美風忍不住叫出來。

  「嗯,你好像很敏感的樣子。」我接著捏住左邊的乳頭。

  「啊!」美鳳又叫了出來。

  我把乳頭上的手指移到乳暈上,用手掌包住乳頭畫起圓圈,同時用姆指和食

指夾住乳頭的根部揉搓。

  「好可愛的乳頭,紅紅的硬起來了。」我一邊贊歎一邊把右邊的乳頭含在嘴

里吮咂。

  「啊!啊……」因爲太舒服太刺激,美鳳迷亂的想推開我的頭。可是我不讓

她得逞,舌尖在乳頭上掃來掃去。

  「啊!受不了了……」她在拼命搖頭。我又把左邊的乳頭含在嘴里用舌頭攪

弄。

  「啊!啊。」美鳳的頭猛向后仰,就像喂嬰兒吃奶一樣抱住我的頭,乳頭被

吸吮的快感像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像電流一樣傳到下面的小肉豆上,她不由得

夾緊大腿扭動。

  這時候我的手偷偷伸向那里,啊,原來這小妞里面只穿一條細三角褲,撩開

護士袍就看見兩條雪白的大腿。「我讓你這里也舒服吧。」我在她的耳邊細語,

手開始在那里撫摸,手指微妙的動作在最敏感的地方活動,美鳳忍不住扭動屁股

分開腿。我把她的三角褲拉下來,手觸摸到她的陰毛軟軟的,像羊毛一樣輕飄飄

  美鳳的敏感的肉豆開始被我輕柔的撫摸,美感在那一帶擴散。因爲強烈的快

感,使她不得不夾緊大腿。三角褲還挂在膝蓋的上面。我的另一只手在她下腹部

和屁股上摸來摸去,被撫摸和挖弄的感覺使她不斷呻吟。我的嘴分別在左右乳房

上來回咬弄著,因充血而增加敏感度的乳頭,被嘴唇吸吮的同時還有牙齒的攻擊

  「啊……」擡起胸,大腿顫抖,美鳳忍不住發出歡愉的聲音。「舒服嗎?這

里和這里也舒服嗎?」我在下腹部上撫摸的手經過夾緊的大腿,稍許鑽入大腿根

里,手指摸到半閉的肉縫,濕濕的騷癢的花瓣,使美鳳兩個膝蓋夾緊到痛的程度

同時挺直身體。

  「已經這樣濕淋淋了,這里面好熱呀。」我的手指一邊抽插一邊說。

  她的陰核和陰唇都忍不住強烈的刺激,身體不由自己的開始上下扭動屁股。

  「鳳,舒服嗎?你可以更用力的扭動屁股。」我在她耳邊耳語。

  美鳳的屁股上下移動,同時胸部向上挺。她感覺出自己的乳頭已經硬到極點

,因爲我還在吸吮乳頭,「不行了,快要泄了,忍不住了……」她呻吟著。

  「你可以得到更大的快樂,快用力扭屁股。」右邊的乳頭被我的牙齒咬,然

后是咬左邊的乳頭,但感覺和右邊不一樣。

  屁股挺得更高,玩弄陰核的手動作加快,摸花唇的手指進入肉洞里。美鳳發

出歡樂的聲音,這個聲音低而粗,不像是她自己的聲音,快感不斷的從下面向上

湧出。

  進入肉洞里的手指開始活動,有節奏的進進出出,輕輕碰陰壁,壓迫陰口,

這種動作只有淫棍我才能做的出來。包著陰核的皮被剝開了,快感傳到美鳳的腳

趾頭上,肛門也是濕濕的,一定是流出來的蜜汁。

  我伏下身子,把頭探入她兩腿間,「喲,好可愛!」隨著這句話,把剝開的

陰核吸入嘴里。

  「哦……」她輕呼一聲,快感愈來愈強烈,陰唇里的陰核也自動的開始蠕動

………「泄出來了!」我輕輕叫出來,看著淫水不斷湧出。

  敏感的陰核受到觸摸刺激,每一下都傳到濕濕的肛門上,刺激使肛門不停的

一張一合地蠕動,我用一只手指在她的屁眼上揉著。美鳳挺起陰戶,稍許分開顫

抖的大腿。「啊……啊……」她覺得自己像在手淫一樣,不由自己的哼出聲,緊

繃的大腿根感覺到濕濕的,兩個乳房膨脹,乳頭也挺立起來。不由的挺起陰戶,

她覺得自己的陰核飄浮在空中,性欲越來越高陰戶也開始波動,她發出像啜泣的

聲音,大腿開始顫抖,更高高挺起陰戶。我用嘴吸吮她的陰核,我不只是吸吮,

還輕輕溫柔的咬肉豆的根部,用舌尖舔露出來的嫩芽。她的屁股猛烈扭動,吻合

在一起的陰唇發出非常淫靡的聲音。

  「你想泄了嗎?」我繼續吸吮著。

  「要泄了,泄吧!泄了吧!」她迷亂地呻吟。身體僵硬,雙手放在身后,雙

腿用力,頭向后仰。

  「你泄吧!痛快的泄出來吧!」我的嘴像覓食的魚一樣活動,吸吮她的陰唇

。感覺到她的四肢、乳房以及屁股都在痙攣,還把陰戶挺到最高點,一股陰精滾

滾泄出,把病床也弄濕了一大片。

  「啊……天……」美鳳無力地癱軟在床上,只覺得身體始終在高潮里徘徊。

  我輕輕撫摸著美鳳,我知道女人這時候是需要男人的呵護的,慢慢我把手滑

過她的背,在摸她的大腿,而且又從下面一下子就摸到下腹部隆起的位置,手指

伸入連陰毛都濕的大腿根,感覺到濕淋淋的陰唇,用中指摸著那里,從上往下滑

,手指到達洞口,稍許彎曲手指,很順利的就滑進去。

  「啊……」美鳳又低嚎了一聲。

  我把美鳳的頭按在肉棍前面,她感到有些難爲情,吞著口水,試著張大了嘴

巴,伸出舌頭在龜頭的邊緣舔一下,我馬上發出低沈的哼聲,受到哼聲的吸引,

美鳳張開嘴把龜頭含在嘴里。

  我的大腿開始緊張,這種緊張也影響到我的手指,手指彎曲挖到她右邊小陰

唇內側。疼痛和快感同時産生,美鳳扭動屁股挺起陰戶,這是迎接手指深入的動

作。這時候我的手指碰到陰核,發出強烈的摩擦。騷癢的快感,使美鳳的口忍不

住含進整根肉棍。

  「啊……美鳳。」我的聲音因爲刺激而很緊張。

  「要出來了,要出來了,要射在嘴里嗎?」她緊張地問,一邊起勁地吞吐。

  「不,不要在嘴里,在你的陰戶里,快上來吧。」我喃喃著說。

  我伸手拉她,美鳳搖擺一下,脫了鞋,搖晃著兩條白生生的大腿就上了床。

  我坐起來,她拉起白裙騎在我的大腿上,全身因歡喜而顫抖,尖硬的前端碰

到濕淋淋的地方,好像不必要用手去導引。直接把屁股放下去,感到像鋼鐵一樣

時,龜頭已經刺進去。她雙手放在我的肩上,頭猛向后仰,感覺電流從背后流過

,不斷的有電波向上沖擊,這是因爲陰核碰到我的毛的緣故。她不顧一切的開始

扭動,抱住我的頭,瘋狂的搖動屁股。

  「美鳳……好好……用力搖。」我興奮不已在下面回應,用盡全力向上挺,

  從結合的部分發出淫靡的水聲……

  美鳳半眯著眼,口張開,不斷喘氣呻吟,從陰穴傳來的刺激好像要把她融化

掉,粗壯的肉棍完全陷入了肥嫩的陰部,陰蒂在與陰毛摩擦之中産生更大的刺激

,美鳳又再一次感覺到高潮在慢慢來臨,兩個豐滿的乳房在我面前不斷顫抖,我

左右輪換著舔咬兩顆立起的乳頭,美鳳在搖擺著頭似乎要擺脫難受的刺激一樣,

我加快了上挺的頻率,刺激感在加強,兩個人狠命互相抱著,滾熱的濃精開始在

她的陰道里噴發,「啊……啊……啊……」美鳳感受著熱精的灌溉,狂亂地把嘴

吻在我的嘴唇上,只覺得我的龜頭也感受到她那陰精的火熱噴灑……

  做完之后美鳳跳下床,拿紙巾擦淨自己逼上的精液淫水,然后套上那條細三

角褲,再把護士袍扣好,一個端莊美麗的護士小姐又出現在面前了。她然后又用

濕毛巾細心地幫我擦拭干淨肉棍部位,替我蓋上被子,吻別了我就輕輕走出了病

房。

  第四天,經過療養和美鳳的特殊照顧,我完全恢複了健康,就出院了。臨別

依依,我和美鳳相約再次見面,緣份把我們安排在一起,沒有理由不珍惜這份良

緣的啊。再說,美鳳在那幾天的確帶讓我體驗了白衣天使的溫柔和刺激,使我知

道潔白的護士袍下原來是春色無邊的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7uue.com